虹口信息港

当前位置:

青山不老

2020/05/22 来源:虹口信息港

导读

摘要:青山不老,为雪白头。如果不曾遇见,是否就没有了分离;如果不曾动情,是否就不会心痛。就算拥有不老的容颜,又怎如在爱人的肩头,痛痛快快地哭

摘要:青山不老,为雪白头。如果不曾遇见,是否就没有了分离;如果不曾动情,是否就不会心痛。就算拥有不老的容颜,又怎如在爱人的肩头,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一)引子
西域古道,白沙烟树有无中,雁落沧洲何处所。一个孤独的驼队在沙海中蜿蜒前行,身后只留下了浅浅的足印,旋即又被风沙掩盖住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样的奇景,要是看多了,也不稀罕了,所以,驼队只有继续寂寞地前行。
不过,这驼队却绝对不是这沙漠中最孤独的人,一个轻纱遮面的女子,从驼队旁走过,她竟然是一个人。要知道,一个人,没有任何坐骑,在这沙漠瀚海中行走,简直就是寻死。可是,她却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驼队老大的好心邀请,拒绝骑上骆驼,继续固执地独自赶路。
也不知沉寂了多久,驼队的老大拿出腰间的酒葫芦,呷了一口烈酒,咳了两声,沙哑着嗓音,自言自语说:“皇帝老子一句话,说是西域楼兰古城里藏着不老的神药,我们这些人,就要拼死拼活帮他去找。嘿嘿,要是真的找到了,我先来它几口,哪里还轮得到那皇帝老儿。”
那从未开口说过一句话的女子突然眼睛一亮,喃喃道:“不老,真的有那么好吗?”
是的,不老,真的有那么好吗?

(二)狭路相逢仁者胜
终南山上,云雾缭绕,仅可容身的山道上,一个少女正在狂奔,衰草白花,蝶飞蜂舞,青山碧水,这一切都是美景,却都不能使她留恋,年纪轻轻,她的眼中竟然倒影出了死亡的气息。
她的身后,是两个道士打扮的人,他们手持长剑,尾随而来,锋利的剑锋扫过路边的花草,顿时有被割断的花草,飞扬开来,它们没有盼来美人之手的攀折,却等来了利刃的吻颈。
前方的少女不时地回头张望,脚下却并不停步,继续向前飞奔,突然,她踩到了一块小石头,脚一崴,身子站立不稳,眼看就要栽进旁边的深渊里去了。就在这时,身后的一个中年道士足尖点地,几个纵越,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将那少女一把拽了回来。那少女心有余悸,望着万丈深渊,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可同时,她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咳嗽了起来,因为,同时吸进肺里的,是那道士呼出来的酒肉之气。
“赵玉玄,别再逃了,本道爷没有心思陪着你看山景,还是老老实实地将不老秘籍交给我吧。”那个酒气冲天的中年道士嘿嘿地奸笑着,露出了一口黄牙。他本是全真教的道人,全真教讲究的是释、道、儒三教合一,重的是佛门的戒律,道教的丹鼎,儒家的忠孝,可是,这赵志君,却偏偏是一个酒肉不忌,不遵戒律的道士。
少女赵玉玄苦笑了一下,她知道,自己是才出鬼门关,又入阎罗殿啊,这一次,难道真的是在劫难逃了吗?既然是逃不掉了,那么,就干脆不要再继续逃避。想到这里,赵玉玄微微地闭上了眼睛,嘴里喃喃道:“相鼠有皮,人而无仪!”
赵志君一看她如此,气急败坏,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宝剑,呵斥道:“你再不说,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说罢,作势就要砍下去了。
眼看那锋利的剑刃,就要碰到赵玉玄的脖子了,这时候,就看见身后另一个年轻的道人气喘吁吁地跟了上来,手中的长剑一送,挡开了赵志君的剑锋,他微微喘着气说:“师叔,您这是干什么呢?您这个样子,恐怕有损我们全真教的名声吧,若是师父知道了,恐怕……”
听见这话,赵志君不悦道:“好啊,应悟清,你竟然敢用师兄来压我,你胆子不小啊。”说着,他晃了晃手中的宝剑,冷笑道:“怎么,你还想和我比试比试?”
年轻的道人应悟清一听就慌了神,连忙摆手道:“师叔,您说哪里话,我哪里敢冒犯您啊,只是,您如此为难这位女子,怕有不妥吧。”
赵志君一手还是抓着赵玉玄不肯放,另一只手挥剑指着应悟清的鼻尖说:“我的好师侄,你给我一边凉快去吧,我们赵家的家务事,还轮不到你管吧。”
一听这话,应悟清就觉得一头雾水,听师叔说,这个女子,倒是也姓“赵”,可是,眼前这个肥头大耳、脑满肠肥的师叔,怎么看都和那清秀娟美的少女,不像是一家人啊。
赵志君见他不信,不耐烦地解释说:“这赵玉玄,是我的侄女,那不老秘籍,是我们赵家不传的秘籍,我哥死了,这秘籍,理所应当,是属于我的啊,谁知道,这死妮子硬是霸占着不肯放,你说说,哪有这个理?”
听到这话,应悟清犹豫了,看来,这的确是人家的家务事,可是,不管怎样,看见那少女受苦,他总还是觉得心里有些不忍的,就这么一迟疑,眼前的情况又发生了变化,赵玉玄趁着赵志君说话的工夫,张开嘴,冲着赵志君的手就咬了一口,赵志君痛得连忙松手,那少女趁此机会,再次夺路而逃。赵志君心知不妙,挥剑就要拦阻,可是,与此同时,应悟清似乎是想通了一般,足尖点地,一个纵越,就越过了赵志君的头顶,拦在了前面。
赵志君喝道:“你让开!”话音未落,手中的宝剑已经向应悟清袭来,竟然全部都攻向了他的要害。
“子曰:当仁者,不让也。”说着,应悟清也挥动了宝剑,同样用全真派的剑法对抗。不过,赵志君毕竟棋高一着,应悟清很快就露出了败象,赵志君根本就没有将这个武功半吊子的师侄放在眼里,他冷冷一笑,随手就发出了一枚飞镖。应悟清一愣,想避闪却已经来不及了,谁料,那飞镖竟然从他的耳边擦过,向他的身后飞去。
“哎呀。”身后传来了一声少女的娇呼。
应悟清知道不好,心一横,手中的三尺清风竟然发出了如同虎啸龙吟一般的声音,剑上长出了如同白毫一般的寸芒,一柄宝剑,竟然幻化出了三个剑身,他一招就向赵志君的身上刺去。赵志君叫声不好,已经来不及了,那幻剑刺中了他的手臂。赵志君心中暗叫惭愧,如果不是师侄留手,这一招,就算是要他的性命,也不是不可能的啊。他捂着伤口,阴阴地说:“好小子,这不是全真教的武功,你在哪里学了这邪门的武功?”
应悟清一愣,旋即道了一声:“师叔,得罪了。”就跑到那少女的身边,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背起她就跑。
赵志君那阴冷冷的话语在身后传来:“好小子,你有种就别回去,看我不告诉你的师父,你竟敢私练邪功。”听到这话,应悟清愈加发劲,向前跑去,头也不敢回,只留下赵志君还站在原地,捂着伤口。其实,他比谁都清楚,那不是什么邪功,那正是赵家不老秘籍中的武功,长春剑法。

(三)古洞明了当年事
也不知道跑了多少时候,应悟清突然听见背后的少女轻声呼唤,道:“小道士,歇歇吧,别跑了,他没有追上来。”应悟清这才停了下来,此时才觉出身体虚脱,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
赵玉玄一下子跌在地上,牵动了伤口,不觉又呻吟了起来。应悟清看见赵玉玄的后背还在流血,连忙撕下了一块衣襟,爬起来想给她包扎,可是,旋即又红了脸,将布条放在了一块山石上,道:“赵姑娘,你自己能包扎吗?”
赵玉玄忍着痛,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怎么,男子汉大丈夫,还难为情吗?”
“男女授受不亲。”
“你刚才还背着人家……”
“赵姑娘莫要这么说,刚才是危急情况。正所谓:‘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
赵玉玄听得这话,不禁对应悟清肃然起敬,看来,这全真教里头,也不尽是像叔父那样的混蛋啊,于是,心儿便如同小鹿乱撞一般,过了半晌,低头轻轻道:“我的伤在背后,你让我怎么自己包扎。”
应悟清这才恍然,过来帮助包扎,一时间,两人竟然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为了避免尴尬,赵玉玄没话找话地说:“我受伤了,恐怕走不了远路,若是叔父再追上来,我恐怕性命堪虞。”
应悟清略一沉吟,道:“小道知道附近有一个僻静所在,赵姑娘不如先在那里暂避一时。”
应悟清所说的那个地方,原来是一个山洞,此处地势险要,而且洞口被藤蔓遮住,所以,难以觉察,赵玉玄心想:莫非,这里面能够通往世外的桃源?心下不禁充满了期待。可是,应悟清却告诉她:“里面挺吓人的,你可不要害怕,要是实在不敢住,我们再找其他地方。”
这句话说得赵玉玄一下子又觉得心中惴惴不安。两人挑起灯笼,走进了山洞,赵玉玄马上就皱起了眉头,这山洞中,竟然充满了腐败的恶臭。再深入进去,她不禁身子一震,原来,那山洞中,竟然有两具死尸,一男一女,男的身子已经腐烂,辨认不清面容了,而那女的,竟然面目如生。
应悟清看她呆呆的样子,以为她害怕,便道:“我无意中发现这个地方的。本来,想将前辈的尸体掩埋,可是,前辈在洞壁上留下了刻字,说是不让动,要留着让自己的子孙看见自己的尸身。我就没敢动。对了……”说着,他用手指着墙壁上的刻字道:“这两位前辈,一定是武林高手,我刚才对付师叔用的,就是他们刻在墙上的剑招呢。”
赵玉玄转头看见洞壁上的字,竟突然热泪盈眶,一下子扑过去,用手轻轻摩挲,她的举动让应悟清颇为诧异,过了半晌,赵玉玄回过头来,淡淡道:“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不等应悟清回答,赵玉玄就先走到那具男尸的身边,不顾腐臭,抱起了尸体,道:“他胸口的伤,是被修罗神掌打伤的,你知道赵志君在出家前的绰号吗,修罗鬼君,这修罗神掌,就是他最擅长的武功。不过,这还并不是他致死的原因,他其实,是身中剧毒而亡的,在他的身上,还有一个飞镖的伤口,这毒,唤作红颜煞。”说着,她面向应悟清惨然一笑,道:“中了红颜煞的人,会从内到外,溃烂而死。你听懂了吗?赵志君的飞镖,是有毒的。”
听到这里,应悟清突然想起了什么,刚想说话,赵玉玄就走到了那女尸的面前,继续说道:“除非,能够学会赵家的秘籍,不老神功。不过,这功夫非常难练,除了神功的创始人以外,据说,赵家只有一个儿媳妇曾经练成此功。只可惜,这种功夫只能让人不老,却不能让人不死,她最终,最终竟然是自己杀死自己的,她,她是咬舌自尽的。”说着,惨然笑道:“现在,你知道这两个人是谁了吧,他们一个是我的爹爹,一个是我娘亲。”说到这里,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喷涌而出,她哭诉道:“多少个夜里,我勉强让自己相信,他们还活着,他们其实只是躲起来了。多少次,我盼望着能够找到他们,却没有想到,找到了,却只是这样的结局。”
应悟清默默地听着,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他已经大致能够猜到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赵志君为了得到秘籍,给哥哥下了毒,并且打伤了哥哥和嫂嫂,为了躲避赵志君,两人逃到了这里。那男子死后,他夫人悲伤欲绝,于是咬舌自尽,殉情而亡。不过,为什么洞壁上又写着不能掩埋尸体呢?
不知过了多久,赵玉玄又道:“洞壁上的字迹,是娘亲的,她留下了不老秘籍的一部分,长春剑法,但是,最关键的不老神功,却并没有刻在上面。你知道那神功的秘籍在什么地方吗?上面说不能掩埋尸体,那是为了能够让我看到他们的尸体,同时,也看到秘籍所在。练了不老神功的人,就算是死后,尸体也不会腐烂,所以,那秘籍,是纹在娘亲身上的。”
应悟清心中一惊,这才恍然,原来,赵姑娘的娘亲除了是想给丈夫殉情以外,也是为了在赵志君找不到的地方,保存秘籍,留待自己的女儿找到。他心中不觉钦佩,这女子,也真算得上是一个奇女子了,心思竟然如此缜密。
这时,就看见赵玉玄诡异地对着应悟清一笑,道:“你说,不老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呢?”说着,又叹了口气,道:“哎呀,这个答案,还是我自己来找吧。我已经中了飞镖上红颜煞的毒,想不练这神功,都不行了啊。”
话说到这里,灯笼灭了,最后一丝幽光映照在赵玉玄的脸上,竟然显出妖异的光彩,倏忽又被一片黑暗所替代。赵玉玄的声音也似乎被黑暗吞没了,应悟清只模模糊糊地听见她说:“叔父,你问我要秘籍,侄女我也有一件东西,要问你要呢。”

(四)终南山上有恶战
终南山上,全真教派,漠漠春树,花翻蝶梦,杨花乱舞,散落了几点花雨,本来应该是春意盎然的时候,可是,眼看着杏花狼籍,竟然让人觉出了一点泛梗飘萍,乍散还聚的感觉。
一个少女昂然站立在众人的面前,露出了一脸倔强的表情。皓发长髯的全真掌门手里摇着拂尘,道:“姑娘,请回吧。”他的眼神悠然,俨然有一种“悠然见南山”的味道。
赵玉玄赤手空拳,叉着双手,道:“将那两个人交出来,我就走。”
“姑娘,逆徒应悟清背叛师门,修炼邪功,贫道已经责令他闭门思过了,而赵师弟么,嘿嘿,贫道知道他和姑娘之间的过节,所以,是不会将他交给你的。”
赵玉玄冷冷一笑,道:“是吗?既然这样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说罢,竟然毫无声息地就趋向了老道的近前,众全真弟子愕然,因为,他们竟然没有看见赵玉玄的膝盖弯曲,她如同幽灵一般,就这样飘到了掌门道长的面前。那老道还尽量想保持着自己一派掌门的风度,他看似仅仅挥动了一下拂尘,却只有真正的行家才能看出来,那拂尘的柔毫已经根根竖立起来,变得比钢针还锋利,他显然是想以自己那浑厚的内力,将赵玉玄震退。可是意想不到的是,赵玉玄的掌风到处,竟然将那根根毫毛全都震断,顿时间,空中仿佛飘着无数朵杨花一般。只可惜,彼杨花是叫人断肠,而此杨花,则是叫人断魂。

共 10225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女侠赵玉玄在全真教道士应悟清帮助之下找到了父母的尸体,同时练成了赵家不老神功,之后,寻找杀害父母的仇人赵志君,也是她的叔父。她终于在荒野之中寻得赵志君,赵志君知道斗她不过,闭目等死,或让她自己进入陷阱。正当赵玉玄中计之时,他曾救过的全真教前掌门暗中帮助她一把,令她突然醒悟,也没有再杀赵志君,加上那核桃上的散功之法已被毁去,她就离开了。许多时日之后,在那古老的丝绸之路上,有一个孤独的身影,寂寞地独自前进,这就是赵玉玄,她要去古楼兰国寻找化解不老神功的秘密。她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爱上了应悟清,而应悟清也在终南山道藏的诸多经典中找出一个如何能让人能够变老的秘密,因为他爱赵玉玄。小说故事悲壮凄美,用倒叙法紧紧吸引住读者欲罢不能。这就是爱的魅力,让练成了赵家不老神功的她愿意寻找散功之法,为了得到爱。读完让人猛然醒悟,与其说世上有不老神功,还不如说世上有不老的爱!小说设计奇妙,流畅通透,跌宕起伏,险境环生,峰回路转,人物性格刻画到位,细节描写到位,推动着故事情节逐步深入。佳作,推荐加精赏阅!谢谢赐稿流年,遥握作者!【编辑:山地7 1828829】【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 2106】河源治疗癫痫病费用
小儿感冒咳嗽厉害
九江妇科医院
廊坊白癜风治疗费用
昭通白斑疯医院
珠海治疗白斑的医院
无锡白癜风好的医院
鹰潭治疗白癫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