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半岁女婴患眼癌摘除左眼球农民父母举债救娃

2018-11-01 10:22:07

半岁女婴患眼癌摘除左眼球 农民父母举债救娃

12月22日上午,涵涵的母亲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孩子。见习丛子茗摄

乳山冯家镇一农家女婴涵涵只有7个月大,但初涉世间的她已饱尝眼癌带来的折磨:化疗、摘除左眼球。

更残酷的是,涵涵的右眼也发生病变,为避免孩子坠入黑暗的世界,她都是农民的父母倾尽所有,如今借钱已无门。父母不希望孩子“在还没有记住世界长啥样前就失去看见世界的机会”。涵涵已失去了左眼,谁来帮她留住右眼、留住生命?

女婴患眼癌农家父母举债救孩子

涵涵漂亮可爱。但4个月大的时候,她被确诊患视膜母细胞瘤,俗称眼癌,而且双眼患病。确诊后不久,涵涵的左眼已恶化,情况危急。

为保住生命,父母忍痛在手术单上签字,涵涵的左眼球被切除,但随后,右眼病情也逐渐恶化。巨大的经济和精神压力下,涵涵爸赵飞飞发了一篇“跪求爱心人士帮助”帖子,并@齐鲁晚报今日威海官方微博求助。

22日上午,来到涵涵家——乳山市冯家镇徐家村一农家。父亲、母亲、爷爷、奶奶及姥爷、姥姥全在家陪伴这个可怜的孩子。

涵涵确诊后,父母留在家中照顾孩子,经济来源断掉。治病初期,全家人东拼西凑了4万多元,进京为孩子治疗。截至目前,仅左眼已花费10余万元。一家人连借钱的地方都找不到了。但涵涵马上面临下一轮治疗,否则只能再切除右眼。

赵飞飞回忆,涵涵刚出生时就右眼大左眼小,但一家人没放在心上。中秋节当天,涵涵满4个月,本该是合家团聚的喜日子,但出于母亲的直觉,涵涵妈宫女士觉得孩子的左眼有问题,非要带孩子到医院检查。当日,威海一家医院诊断涵涵左眼有“很大问题”,但不能确诊,建议“立即带孩子到大医院检查”。没有回家,赵飞飞夫妇带孩子到济南一医院检查,确诊为眼癌。还是没有回家,赵飞飞夫妇带着涵涵直奔北京同仁医院。

但病情恶化极快,涵涵左眼被确诊为沿癌E级(晚期),无法治愈,左眼球只能摘除。右眼已恶化为眼癌B级。[1][2]下一页只要不化疗就不哭不闹半岁的孩子已“懂事”

22日,到涵涵家时,她本在熟睡。父母把她弄醒,她不哭不闹不耍脾气。涵涵妈说,“孩子在医院受的医疗折磨太多了,如今只要不化疗,就非常听话省心,无论怎样都不哭”。

23日早晨,这个可怜而无辜的孩子又到北京接受第四轮化疗,她幼小的生命承受的是成人都难以忍受之苦。涵涵妈宫女士说,孩子出院还不到10天,在医院天天迷迷糊糊,哭闹不止,但回家从没哭闹,看到玩具或苹果就咯咯笑。“一想象她在治疗期间歇斯底里的哭声又要重现,心里就刀绞般难受”,宫女士边呜咽边说。

涵涵已习惯侧脸用右眼看物视人。虽然右眼病情已恶化到B级,但尚有视觉,每当看到有趣的东西,她便会歪着脑袋努力去看,无论别人用玩具还是苹果逗她,她都咯咯笑。

涵涵被摘除眼球的左眼蒙着纱布,防止粉尘感染。“之前孩子一直往下挠纱布,如今她已慢慢习惯,再也不用手去挠”,涵涵妈宫女士说,孩子经历这么多,其实已经懂事了。

300爱心妈妈募10万元友探路美国医院

赵飞飞在上发帖求助,很多友表达关切,更有全国各地的300余爱心妈妈建立爱心群,为涵涵募得近10万元。这些钱已全部用于涵涵的左眼治疗。“爱心妈妈都来自普通家庭,她们能给这么多帮助,我们太感激了”,涵涵妈红着眼睛说。

目前,爱心妈妈们还在坚持转帖求助。涵涵在京治疗期间,北京一爱心妈妈帮她们一家6口租到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租金比市价少,“有暖气,配备也全,总算让我们在北京有了个落脚点,我们非常欣慰”,涵涵妈说。

23日,涵涵又要去北京,可怜的孩子又将接受化疗,还将安装义眼。

涵涵年幼,未来的路还很长,她已失去左眼,所以保住她的右眼非常重要。赵飞飞加入一患友群,有患友推荐到国外治疗。一患友告诉赵飞飞,到国外治疗,少则50万,多则100万,但保住孩子的右眼和生命的几率大。

这是一个希望,但涵涵的父母却不敢打听太多。经济上的捉襟见肘让他们一家陷入了希望、、钱相互纠结的内心自责。“就算全世界都放弃她,我不会”,赵飞飞说,无论怎样,他们都会拼全力保住女儿的生命甚至右眼。有两位友已开始行动,在美国探访到两家医院。

22日,中国传统农历的冬至,本应吃饺子,但赵飞飞一家没吃上。是夜,想起孩子即将接受的三个星期化疗,一家人再一次泪眼无言。年幼的涵涵早早睡下,这个刚回到乡村不到10天的孩子,又要返回现代化的病房。

生命可贵,孩子无辜。我们衷心祝愿赵飞飞一家此行是走向希望,衷心祝愿涵涵早日康复。

本报冯琳

原标题:半岁女婴患眼癌摘除左眼球农民父母举债救娃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

景观仿木护栏
谈话室防撞软包
绞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