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不差钱成追忆银行遭遇流动性烦恼

2018-11-09 18:21:05

  不差钱成追忆银行遭遇“流动性烦恼”

  近央行不断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大行存款准备金率已经高达19.5%,考虑到差别存款准备金率,个别银行的存准率甚至达到了20%。很多银行人士表示,银行流动性从未像现在这么紧,再加上顺差逐渐缩小的趋势,不少人不禁问,流动性宽松时代是否一去不复返了?

  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银行信贷额度快速收紧,信贷利率大幅上升10%-40%。债券市场配置热情明显下降。货币市场利率则不断创出历史新高。这些突如其来的变化令银行措手不及。虽然近一次银行缴款之后,市场的资金价格出现回落,但是如何在高存款准备金率的情况下,平衡商业银行的资产配置,防范未来的流动性风险,成为当下商业银行面临的新课题。

  兴业银行经济学家鲁政委指出,商业银行应彻底改变资产负债思路,将保流动性提升为首先考虑的层面问题,而不是像过去一样先考虑信贷,然后再来考虑在给定信贷下如何安排流动性的问题。

  存准率:高处不胜寒

  为应对国际资本的持续流入,央行不得不利用准备金等手段收紧货币市场流动性,机构的紧缩预期也越来越强烈。某银行资金部交易员表示,去年底以来,流动性变得异常紧张,银行间市场利率经常大幅调升,个别时间段冲高至8%以上水平。这是近年来不曾出现过的情况。去年底,甚至有个别中小银行因为头寸不足,资金兑付都成了问题。

  现在,一旦央行调整存款准备金率,往往会引发市场震动。银行为了缴款,不得不从各方面拆借资金。以前大行存贷比较低,流动性相对充足,银行间融出资金量较多,资金有进有出,银行间池子里的水大体平稳,但是现在就连工行这样的大行都很手紧。该人士忧虑地表示。有时候上调的时间窗口非常关键。春节前,央行曾一次性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那次对部分银行影响较大。为了应付节日期间的资金集中需要,大行不再融出资金,当时很多银行都为钱发愁,市场流动性近乎枯竭,甚至部分银行的账户已经出现透支。

  由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不断刷新新高,每一次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整都对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管理产生较大影响。但这可能不是终点。央行官员及专家数次表示上调存款准备金率还有空间,市场也普遍预期一季度存准率还会上调一次以上。近期更有学者预测,尽管已在历史点,但存准率可能将上调到24%。这意味着还有8到9次上调。

  光大银行资金部宏观预期分析师盛宏清预计,银行目前普遍担心以后再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所以资金拆出比较谨慎。预计未来货币市场利率仍将大幅波动,资金面总体紧缩和市场利率中枢大幅抬升是年内大趋势。

  货币市场中枢水平逐步抬高,预估7天回购利率全年平均水平为3.0%-3.5%。预计3月-4月公开市场资金到期量约1.2万亿,在前期资金较为紧缩的局面下,这一阶段可能迎来资金面向略微宽松状态的回调。

  流动性风险逼近

  虽然一次准备金率的上调,直接回笼的资金量大约在亿之间,似乎对银行直接影响并不大,但目前准备金率的高位运行,每上升一次都可能会诱发银行资产结构被动调整的问题必须引起关注。这是鲁政委在的研究报告中给出的预警。

  鲁政委说,如果我们将贷款和债券投资分开来观察,在存款准备金率持续提高至空前高位的情况下,银行资产方对于贷款的配置仍持续显著上升,但债券配置比重则被持续压缩。

  卖债券,留贷款是商业银行在当前情况下作出的合理资产业务调整。盛宏清分析,就像下棋要丢车保帅一样,流动性的上收必然让银行面临结构调整的选择。一方面,发放贷款可以获得6%左右的收益,而购买债券的盈利只在3%左右,相对较大的利息差距,商业银行当然会处理债券,选择保留盈利能力更强的信贷类资产。

  某银行人士指出,贷款的流动性偏弱,压缩起来也会很困难。现在存贷比、贷款额度甚至差别化存款准备金率等都像紧箍咒一样,使得部分银行不得不通过停贷来压缩贷款规模,何谈接受其他银行的信贷资产转让?

  目前银行资产负债表的流动性风险进一步加剧。鲁政委说,对于银行业来说,的风险莫过于流动性风险。

  而在银行的流动性备付序列中,流动性的资产,除了库存现金、存放同业外,接下来就是债券。随着债券缓冲带被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持续上升所侵蚀和压缩,在银行负债方更趋活化的背景下,其债券缓冲带不断被压缩的情况下,剩下的男装夹克定做
则是更加不流动的信贷资产。

  随着贷款缓冲带的不断侵蚀,存款准备新疆定做西装厂家
金率上调已经和贷款硬碰硬,未来存准率的变动将会对银行信贷造成直接影响。为了准备资金,商业银行不得不缩减信贷资产,而银行的贷款资源的获得性将进一步困难,贷款的市场利率行情将会进一步提升。某银行人士指出。

  债市:踏上熊途

  在存款准备金率不断调高的背景下,很多做债市交易的人士也不胜其烦。

  中金公司统计数据显示,从去年四季度以来,几类重要的交易型机构的债券杠杆率都有明显的下降。其中为明显的是基金,其杠杆率在过去几个月从正值转向负值。1月份,随着回购利率大幅飙升,其杠杆率也降至历史低点。其次是农信社和证券公司,其杠杆率过去几个月也有明显的下降。

  分析人士指出,由于城商行等中小型银行普遍缺少资金,通过滚动融资来买债的放大操作是其惯用的运作手法。在资金充裕的市场中,这种做法一般不会带来风险。但一旦资金面态势发生改变,其风险就会放大,一方面资金利率的上升可能使利差缩小招致损失;另一方面,一旦因借不到钱导致资金链断裂,机构还会面临违约的风险。

  债市杠杆率的下降背后,是大家普遍对今年债市走势缺乏信心。早在今年年初,盛宏清就预测,未来一年债市将呈现小熊市,尤其是在2011年上半年。2011年全年债券收益率曲线将呈现陡峭化平坦化横盘整理的三部曲。这源于经济增长、通胀、资金面、货币政策等的变化。

  而鲁政委判断,在今年第三季度前,银行间债券市场都需要持续面对需求硬约束下的熊市氛围。商业银行作为银行间债券市场的交易主体,他们的抛售显然会对银行间债券市场的收益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盛宏清认为,提高准备金率能显著紧缩银行间市场资金面,对债券中短端利率构成推升。为抑制通胀涨势,央行在未来三个季度时间内将加息50个-100个基点,即将1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上调至3.00%-3.50%,将1年贷款利率提升至6.06%-6.56%。而债券市场在加息和密集提高准备金率的刺激,导致资金面趋紧,短端收益率曲线向下回调。不过他预计,政策调整的时间窗口可能较为集中在二季度。这将对债市长端利率构成支撑,市场长端需求显现。北京调酒师服装
p>

  虽然不断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实施偏紧的货币政策,可以降低通胀预期,让CPI涨幅回归至3%以下。但是正如硬币的两面,高企的存款准备金率也放大了银行的流动性风险,加剧了债市的熊市氛围。对此,鲁政委指出,政府希望提高直接融资、特别是债券市场的直接融资比重,优化社会融资结构,在当前的信贷紧缩下将难以实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