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制裁谣言的罪名体系需扩大

2018-11-28 10:59:34
制裁谣言的罪名体系需扩大 网络谣言具有极大的迷惑性,不仅可能引发社会恐慌、扰乱社会秩序,还可能对特定群体或者特定行业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即使辟谣之后仍然余害难消。

因此,遏制网络造谣、切断网络传谣已成为当前亟须着力应对的网络治理难题。

近年来,微博的悄然走红,给流言的制造和传播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和“隐形的外衣”。

与网络侮辱、诽谤不同的是,网络谣言没有明确的指向目标,而是泛化地指向某一群体或者某一行业,乃至是指向全部社会秩序。

曾在网上疯传的“地质大学教授潜规则女研究生”,一时间使得“高校潜规则”成为社会关注的重大热点,尽管终究真相大白,却给全部教师群体形象带来严重影响。

“告诉你牛奶生产日期的真正密码”、“海南香蕉有毒”、“牛奶三聚氰胺超标”、“费县花生毒死多人”等曾在网上热传的帖子,给相关行业带来严重影响,尤其海南香蕉有毒的流言导致海南香蕉严重滞销,给蕉农带来惨痛损失。

以特定事件为中心的造谣传谣更是普遍,例如“非典”时期的“板蓝根防非典”一度致使板蓝根脱销、“日本地震致使核污染、食盐防辐射”的网络谣言更使得我国各地现抢盐风潮,“谣盐”断销…… 应当注意的是,传播虚假、恐怖信息也是网络造谣的另一表现形式,新乡、南京等出现的地震流言、江苏省响水市化工厂爆炸谣言引发的万人恐慌出逃事件、河南杞县从“放射性核元素失事”说法演化为核爆炸的流言,同样引发杞县人大量外逃,等等。

一系列网络造谣事件已明确的向世人昭示:“流言猛于虎”。

网络的超时空特性使得流言不再受制于有限的时间、地点,这也使得谣言的扩散具有了无穷延展的可能性。

和传统编造、传播流言的媒介和平台相比,网络造谣的传播速度、传播范围得到了无穷的放大,影响和触及的范围也无限扩大,网络流言可以快速和无限制地被传播与复制,可以在瞬间触及全世界可以上网的角落。

正是这一特性,使得造谣、传谣者日益青睐网络,使网络成为造谣、传谣者便捷的造谣平台和的传谣犯罪工具。

网络谣言的肆虐,除了造谣者的“妖言惑众”,还有传谣者的间接推动。

网络谣言一经发布,往往会迅速引起集体围观,经过成千上万网民的以讹传讹,使谣言出现“裂变式”快速传播,导致“真理还没有穿上鞋子的时候,谎言已经走遍了全世界”。

面对网络谣言,社会公众往往是怀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不去辨别信息的真伪,就将相关信息转发给亲朋好友,甚至为了引发对方重视而进行二次加工以后重新发帖,不自觉中成为网络谣言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