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口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不朽魔心第八十四章活的

2020/05/22 来源:虹口信息港

导读

不朽魔心 第八十四章 活的未知一直都是令人最为畏惧的东西与事情,特别当你知道不好的事情发生,却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未知的可怕程度会成几

不朽魔心 第八十四章 活的

未知一直都是令人最为畏惧的东西与事情,特别当你知道不好的事情发生,却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未知的可怕程度会成几何倍的增加。

一丝精纯的魔气在偌大的吉丰谷中看似不起眼,但就这丝魔气却将整个吉丰谷浓郁的天地元气污染为灰色。或许是魔气量真的很少,所以当浓郁的天地元气变为灰色后,颜色就不再变化。

整个吉丰谷周围的丘陵似乎是人有意为之,形成一座无形的大阵,将天地元气围聚在其中,避免与外面的天地元气流通,降低吉丰谷中天地元气的浓度。

如果将充斥在吉丰谷中的天地元气全部取走或者拿开,会发现吉丰谷被分为两半,一半一片雪白,一半红如烈火。在两半的中心处各有一物,分别是一把尺许长的铁尺与一株火红色的灵药。

可惜没有人能将所有的天地元气取走或者移开,所以没有进入过吉丰谷的人是不知道里面情况的。

夜那么黑,那么长,莫晗五人背靠在一起,手中握着各自的通灵之物,全神贯注的留意着周围的一切。

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从吉丰谷中传来,在这寂静无风的漆黑夜里,有如万蚁噬心,极度痛苦,极度难受,漫长而折磨。

再黑的夜也有过去的时刻,再绝望的境地也有希望会出现。当黎明第一束阳光出现,预示着物华雨林的夜晚已经离去。刚能借着杀生刃光芒看的稍远一点的地方,莫晗就如利箭一般,朝通往吉丰谷的那条小道疾驰过去。

祁灵与卫苏二人立即转过身来,面对吉丰谷,一人手中握着九天普,一人手中捏着符篆与翻天印,作好随时援助莫晗的准备。萧凝更为直接,手持莫邪剑,剑尖朝下,身体前倾,已然准备冲出去。

这是他们约定好的,白天吉丰谷中一片安静,似乎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但天刚黑下来,窸窣的声音传出,证明里面不是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所以为了知道吉丰谷夜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决定在黎明时一探究竟。至少也要有那么一点消息,不至于进去后两眼一抹黑。

诸葛晶如一个老和尚一般,站在祁灵三人后方,手持达摩仗,光芒若隐若现,看他样子随时准备释放防御光罩:“真的不会有事吗?”

卫苏胖嘟嘟的脸上两只小眼睛盯着莫晗的背影,一眨不眨:“废话,要不换你进去试试!”

接近吉丰谷入口小道,莫晗手握杀生刃,疾驰的速度降了下来,落在地面,小心翼翼的走上小道。

清晨的气息清新中带着微微的凉意,莫晗的脚落在吉丰谷入口的小道上,比外面浓郁数倍的天地元气迎面扑来,颜色看起来与外面的天地元气并无不同,只是其中似乎多了一些不一样的味道。

这股味道中带着淡淡的香气,就好像某种灵药灵草熟透了,散发出诱人的芳香一样,从灵魂深处就勾起你心中的欲望,令你欲罢不能。偏偏你对这股味道还没有任何的抵触,觉得本该如此。

莫晗心脏处,那枚种子印记此时散发着暗淡的光芒,低沉的心脏跳动声似乎又响起来。只是这一次的心脏跳动声没有如之前一般,传到外界,令所有人听到,而是独自响彻在莫晗脑海里面。

小道很窄,且崎岖不平,仅容一人通过,不过却很短,只有数米长。

莫晗不知不觉就走完了整条小道,看到了吉丰谷中的一切。

亮丽的雪白与烈火的红成鲜明对比,映入莫晗眼睑。满世界都是花,雪白色的地奇莲,火红色的食人花,颜色分明区域分明的生长在吉丰谷两边,互不侵犯,又似乎在互相争夺土地。

莫晗脚下一个踉跄,身子前倾,就要摔倒在两种花交界的地方。

恍惚间,莫晗看到离他最近的地奇莲与食人花,花朵仿佛一张大嘴,张开了嘴巴,朝它即将跌落的地方涌过来,要将他吞噬。

危急关头,莫晗反手握住杀生刃,元力注入其中,血红色的光芒大盛,直接朝地面插去。

噗嗤,咔擦。

截然不同的两道声音从杀生刃插入的地方传来,两股极为精纯的元力顺着杀生刃涌入莫晗体内,一冰一火。

莫晗一只脚踩在杀生刃落下的地方,稳住身形,脚下传来枯叶落叶断裂的声音:“活的!”

活的肯定不是指单纯意义上的活的,也不是指植物正常生命特征的活着,而是指它们如人一般的活着。

有血有肉有思想,这就是莫晗对活的定义。低头看去,两朵被杀生刃吸尽精气的花朵无力的垂在地面,一朵是地奇莲,一朵是食人花。

在两朵花的表面都残留着大量的血渍,这是莫晗一脚踩下去,将他们枝叶花朵踩碎的结果。不过枯枝断叶的声音不是从两朵花上传出的,而是从两朵花下的地面传来的。

莫晗脚掌落处,灰色的骨骼铺满地面,有长有短有粗有细,有妖兽的,有人类的,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这些灰色的骨骼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不论年代久远,都似乎被风化了一般,只要轻轻一受力就断裂开来,如枯枝落叶一样。

“小晗,你没事吧?”

见莫晗进去许久,吉丰谷浓郁的天地元气将莫晗的身影彻底遮挡,祁灵四人不知情况,又不敢妄动,担心打乱之前与莫晗商定的计划,一旦莫晗遇险,来不及救援,只能出口大声问道。

莫晗一只脚站在吉丰谷入口的小道上,一只脚踏入吉丰谷中踩在花朵下枯骨上,身体前倾,保持着踉跄没有摔倒的动作。

吉丰谷中,淡淡的芳香伴随着天地元气充满每一个角落,莫晗心脏处那枚种子印记以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在跳动,似乎十分讨厌这股芳香,不想让这股芳香随天地元气进入莫晗体内。

浑浑噩噩中,莫晗听到祁灵断断续续的呼喊,脑袋里一声晴天霹雳,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敛息闭气,不在被动闻到那股芳香,连这里的天地元气也拒绝吸收到体内。

杀生刃绽放着妖异的光芒,刀茫若隐若现,没有了它一贯的不可一世与凶戾,似乎也在忌惮着什么。

距离莫晗几尺开外的地方,雪白的地奇莲与火红的食人花,看起人畜无害的生长,可从它们弯曲的枝茎与花朵的朝向来看,明显在防备着莫晗,或者说是莫晗手中的杀生刃。

莫晗上前一步,手中杀生刃虚幻一招,拦在他身前的地奇莲与食人花人性化的露出畏惧,朝后一退,为他让出空间。

只是莫晗没有再前行,吉丰谷中整整一山谷都是地奇莲与食人花,贸然进入会直接被花海包围,况且谁也不知道这些用各种血肉骨骼种出来的花朵什么还有其他隐藏手段。

“小灵儿,莫晗都进入山谷快一个时辰了,没有任何音信传出,会不会他被困住了?我们进入看看吧?”萧凝手持长剑,秀美的眉头皱在一起,满脸担心。

“不用,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如果莫晗被困在里面,我们贸然进去,同样会被困在里面,甚至还会带来麻烦,这才一个时辰,再过一个时辰莫晗如果还没有出来,我们再进去。”祁灵不知道在想什么,望着吉丰谷阵阵出神。

莫晗退回到小道上面,刚才被他摧毁的两株花朵,立马被周围的地奇莲与食人花分别吞噬干净,又从地面的枯骨中在原来的位置快速生长出两株同样的花朵出来,补足了之前的空缺,遮挡住了地面上的枯骨。

仅容一人通过的狭窄小道,尽管崎岖不平,可上面都铺着大小不一的鹅卵石,将小道附件的一切与吉丰谷分开来,仿佛两个不同的世界。

莫晗在小道的尽头,没有闻到那本该如此醉人的芳香,也没有看到路边有任何的花草,似乎真的就只是一条小道。

当莫晗退回小道,谷中如临大敌的花朵又如霜打的茄子,无精打采的焉下来。

此时外面的世界,太阳已高高升起,清晨的寒气一扫而光,暖和的阳光洒遍大地。物华雨林中即使充斥着浓郁的天地元气,影响视野,但随着外界太阳的升起,光线也已明亮起来,寒意也没有夜晚的那么浓。

莫晗骤然前冲,手中的杀生刃放的极低,快速跃入谷中,以极快的速度利用杀生刃分别斩过一株地奇莲与一株食人花,另一只手毫不犹豫的抓住两株花径退回小道。

一缕灰色的雾气从杀生刃斩过地奇莲与食人花根部的地方飘起,渐渐融入谷中的天地元气中。莫晗眯着的眼中闪过一抹疑虑,似乎不明白这缕雾气的存在。

如果换一个人在此,或许就不会把这缕灰色的雾气当真,只会觉得是正常的情况。毕竟这些花全部都生长在死去的尸体上,扎根于骨骼中。被斩断后,出现一点灰色的尸气也十分正常。

可莫晗不这么看,因为那缕灰色的雾气不是尸气,而是不知被稀释了多少倍的魔气,没错,那是魔气。

菏泽中医妇科医院
得了腰疼怎么治疗
体寒痛经吃什么调理
漯河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抚州白癜病医院
潮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菏泽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郴州白斑疯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