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口信息港

当前位置:

电改方案迟迟难出台能源局力推大用户直购电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虹口信息港

导读

电改方案迟迟难出台 能源局力推大用户直购电电力改革延宕12年而未决,酝酿已久的新电改方案《深化电力体制改革若干意见》也在各方的讨价还价中

电改方案迟迟难出台 能源局力推大用户直购电

电力改革延宕12年而未决,酝酿已久的新电改方案《深化电力体制改革若干意见》也在各方的讨价还价中迟迟难以出台。面对如此胶着状态,能源局抢先行动,力挺大用户直购电,酝酿区域电改破题。

9月10日,国家能源局南方监管局与广东省有关部门联合印发《广东电力大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深化试点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正式启动广东省电力直接交易深度试点工作,在9月底前组建广东电力交易中心,承担电力市场交易管理职能并接受能源监管机构的监管,逐步放开用户购电权。

这一试点其实就是新电改思路的体现,放开售电业务,建立独立的电力交易中心,现在总体方案出台阻力大,但可以在小范围试点,然后推开,也算是曲线救电改。 有电力行业专家解释说。据透露,广东省电力直接交易深度试点工作将为其他地区开展电力直接交易深度试点起到引导和探索作用,国家能源局将密切跟踪指导,并适时总结推广。

2002年,国务院下发《电力体制改革方案》,提出 厂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竞价上 的四大改革任务,电力体制改革由此开端。但是,截至目前,只有厂分离基本实现,主辅分离仍不彻底,输配分开尚无时间表,竞价上以及电价市场化更是遥遥无期。

此时大用户直购电作为电价市场化改革的突破口被提出。大用户直购电,是指在不改变现有电体制的前提下,发电企业与用户直接洽谈电力价格和交易电量,公平开放电,国家制定独立输配电价并实施监管。 直购电能绕开电 独买独卖 的垄断格局,这对致力于市场化的电力改革而言,是一条相对容易实现的路。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欧阳昌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2009年,中国大用户直购电试点工作正式启动,但因地方政府、电企业、电厂和大用户配合不力,收效甚微。 办法细则不够完善和明确,缺乏独立的输配电价,企业和居民用电交叉补贴,部分地方政府以行政手段指定买卖电价和参与企业,没有真正让市场机制来调节。 国家能源局市场监管司副司长黄少中坦言。

今年以来电改已经引起中央的重视。在6月13日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国家主席习近平要求, 积极推进能源体制改革,抓紧制定电力体制改革和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启动能源领域法律法规立改废工作 。随后,原国家电监会主席、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8月份在《人民》发表署名文章表示,将积极推进电力体制改革。

从区域电力改革破题成为能源局的选择。在2013年启动电力直接交易扩大试点之后,广东电改进一步深化。《方案》明确,不断扩大交易电量规模。2014年度直接交易电量规模约150亿千瓦时,达到上一年省内发电量的4%;2015年度直接交易电量规模约227亿千瓦时,达到上一年省内发电量的6%;2016年度直接交易电量规模约306亿千瓦时,达到上一年省内发电量的8%。

与以往大用户直购电试点不同的是,此次广东电公司将在2014年9月底前组建广东电力交易中心,承担电力市场交易管理职能并接受能源监管机构的监管。广东电力交易中心负责信息化交易平台建设工作,2015年6月底前投入试运行。

值得关注的是,用户购电权将逐步放开,这恰恰是新电改思路中售电市场放开的体现。《方案》明确,根据直接交易规模,逐年降低用户年用电量的准入门槛,适时纳入商业电力大用户,保持市场的适度竞争活力。

不过,在欧阳昌裕看来,售电侧改革的前提是电盈利模式改变,独立的输配电价不确定下来,直购电试点将难以在全国真正推广。目前一下子难以核实电公司的输配成本,但又要推开市场化改革,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先按购销价差将输配电价固化下来,先推开大用户直供改革,然后再进行逐个核查,决定上调还是下浮,逐渐逼近真实的输配成本。( 王璐)

Bitpoint宣布:支付宝和微信可以支付比特币
资本快速流出
金融服务-金融服务头条新闻资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