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保安铁锤杀人案背后的警示

2018-11-05 10:02:41

保安铁锤杀人案背后的警示

●他想寻求一种公平,却采取过激的手段●他患有心理疾病,能否因此减轻刑罚呢?

彩虹花园保安皮传新“铁锤”杀害保安队长一案,因杀人保安的心理问题争议,受到社会各界普遍关注。 皮传新是厦门个公开说自己有心理疾病的杀人犯。在案件审理期间,皮传新曾经请求提审他的检察官给他请心理医生。 本案主审法官黄应生说,在案件审理过程中,确实发现皮传新存在心理问题。皮传新特别希望像他这样的外来工在城市里面不受到歧视,能够得到尊重,但是他的尊严屡屡受到侵犯,因此他就产生了不满和报复的心理。 皮传新杀人与他的心理问题有没有直接关联?他能否因此减轻刑罚?导致他锤杀保安队长的,除了纠纷之外,是否存在更深层次的原因?本期说法法官为你分析皮传新案判决的幕后考虑,心理专家与社会学家和你一同探讨皮传新杀人案的深层背景,以及社会应该从皮传新案中得到怎样的警示。

残忍一幕 一路狂追锤死保安队长

2005年11月26日早晨7点多,皮传新怀中揣着一把铁锤,走出住处往彩虹花园走去。 当皮传新来到彩虹花园保安宿舍时,保安队长卢文东正在看电视,另外两名保安在睡觉。皮传新先是跟卢文东说了两句话,然后激动的他就掏出随身携带的铁锤,对着卢文东的头部、身上使劲敲打。 皮传新听到卢文东叫了两声“哎呀”,然后就见他倒在了地上。同宿舍的保安小温说,他当时正睡觉,忽然觉得脸上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睁开眼一看,见皮传新手持铁锤,另一只手把他拉起来,又朝他打了两下,他欲抢皮传新手中的铁锤,没抢到,反倒又被皮传新砸了几锤,之后其就昏倒不省人事。小温说:“我和皮传新并没有任何个人恩怨。” 保安小胡在睡梦中忽然听到小温一声惨叫,醒过来,刚睁开眼,左额就被皮传新持铁锤砸中,想爬起来,皮传新又持铁锤砸他的头,后脑勺被打中。他下床要跑,皮传新又持铁锤砸过来,好几锤都被他左臂挡住,然后他往宿舍外跑,皮传新持铁锤一路狂追。 事后经法医鉴定,保安队长卢文东系被多次打击头部,导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小温被打伤致头部伤口11厘米多,面部创口长10厘米,牙齿折断四颗;小胡左掌骨头粉碎性骨折。 皮传新乱锤一通后,就带着那把铁锤跑掉了。当时的皮传新心里很乱,带着铁锤四处闲逛。到当天下午5点多,他躺在铁路边的树丛里,有两个陌生男子走过来搜他的身,发现他怀中的铁锤,将铁锤拿去,这两人还搜走了皮传新钱包里面的1700元。 皮传新说,他当时没有反抗,因为他知道,反抗也没什么意义,而且钱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也不重要。 过一会儿,有个路过的保安看见了,就喊“你们在干什么?”这时两个陌生男子就跑了。后来,皮传新跟着保安到铁路派出所了。

事件起因 索要百元罚款发票遭拒

皮传新为什么要锤打三名保安呢?他说:“我只是说要为自己讨一个说法,我们这些打工的,当我们的合法权利被他人侵犯时,我们是不是应该伸出正义之手,来对这种不法的侵害进行抗争?” 据法庭调查,2005年11月7日,皮传新到彩虹花园物业管理处当保安。11月21、22日两天,皮传新值夜班时都睡着了,保安队长卢文东发现后汇报给物业管理处主任。 彩虹花园物业管理处的负责人说,有一次已经半夜,卢文东给皮传新送御寒大衣时,撞见皮传新偷睡觉,严厉批评了他。为此,彩虹花园物业管理处决定开除皮传新,并扣他100元工资。 主任让卢文东告诉皮传新,根据公司规定,要辞退皮传新并罚款100元。而皮传新认为:自己并没有在其他地方兼职,睡眠时间很充足,根本不存在上班睡觉的问题,这只是公司为辞退他找的借口。 皮传新被开除后,多次找卢文东索要100元罚款的发票,打算找劳动部门申诉,他认为发票才能作为申诉的凭证。皮传新说:“开除我,我没意见,但要拿出扣钱的发票,并写明扣钱的理由。”卢文东告诉他,扣钱是公司的规定,自己没有发票。但皮传新对此很激动,他说:“卢文东经常欺负我,连的要求,给张发票都不肯,我感觉又受了他的欺负,好几个晚上都睡不着。” 在索要发票的过程中,两人发生了争执,皮传新抡起铁锤,砸向了卢文东,一场杀人血案就这样发生了。 “他激怒了我,我头脑一激动,就失去控制了。”皮传新事后提起当天的事时如此说道。

成长历程 抢过砍刀伤人,坐了4年牢

皮传新出生于湖北省潜江豆渊村,家中还有老母亲,但皮传新说:“我也不知道她现在是死是活。” 8年前,皮传新坐过4年监牢。1998年他在老家时,曾经与同村的刘某争吵、打架。6月的一天,刘某带着一帮人拦住他,逼他赔礼道歉。皮传新坚决不肯,刘某一伙朝他拳打脚踢,甚至还拿出一把西瓜刀威胁他。皮传新抢过刀,反朝刘某的肩膀砍了5刀。皮传新认为自己是正当防卫,当地法院却认定皮传新构成故意伤害罪,判入狱4年。 对于这件事,皮传新认为自己是农民,没有靠山,才会被人欺负。出狱后,他好不容易在彩虹花园谋得一份保安的差使,本打算可以靠劳动养活自己,然而,上岗不到半个月,他就成了杀人犯。 皮传新说:“其实我对1998年的入狱,心里是觉得有一点不平衡,我出来打工的目的也是为了忘记过去,也是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再发生,才出来打工的。”

心理动机 他期望得到社会认同

近日,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皮传新一案,厦门城市心灵空间心理咨询中心的心理咨询师旁听了庭审过程,并与他交流后,很肯定地说:“皮传新确实有心理疾病。”

城市心灵空间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咨询师知非:皮传新身体出了监狱,但心灵却没能得到自由。他在4年劳改生活后,显然没有对自己的心理进行引导和调适,而是带着阴影走回社会。因此皮传新不敢面对过去的亲人、朋友,因为他害怕得不到社会的认同,他极度自卑。 皮传新应该认识到,人人都会犯错误。他服了4年刑,已经为错误承担了,如今成了一个自由人,与普通人没有两样。当然,要解开心结,需要社会和家庭的关爱。皮传新确实太缺乏关爱,因此他走不出心灵的监狱。 其实,皮传新并非去讨罚款100元的说法,而是为人格尊严讨说法,他自认为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人人都希望得到社会的认同,而像皮传新这类有过犯罪经历的人,更希望得到他人的尊重,更需要为心理平衡找到支点。 许多人犯罪是为了发泄不平、不满的情绪。皮传新杀人,是一种报复心理,包括对社会,也包括对被杀者个人的报复。

法官观点

皮传新杀人与他的心理问题有关,那么他能否因此减轻刑罚?对此,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黄应生认为,皮传新的心理问题没有达到法律规定可以从轻处罚的程度,因此,不能从轻处罚。 精神方面还算正常 黄应生:我们分析认为,根据皮传新的作案过程和他在案发前后的表现,他精神方面还算是正常的。精神病人是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行为,但是像皮传新虽然存在心理问题,可他作案时意识清醒。手段残忍不足以轻判 本案中皮传新重要的心理问题是度量太小、容易冲动,在遇到不公平、不合理对待的情况下,未能有效克制自己的情绪。皮传新长期处处碰壁比较压抑,但是我们的现实还是要求他在得到不公正和不公平的待遇时,要理智看待,要通过正当、合法的途径解决,如果通过正当、合法的途径一时还无法解决,就只能等待和忍受,让时间去抚平伤口。如果当事人在遭受不公待遇时,不控制自己的情绪,从而做出过激的行为,那么他还是要承担法律,法院不能因为他遭受到不公正待遇而法外施恩,给他减轻刑罚。 另外,被告人皮传新虽有自首情节,但鉴于其犯罪手段极其残忍,后果极其严重,且系累犯,不足以从轻处罚,依法应予严惩。所以,综合上述考虑,中院对皮传新作出了死刑判决。

警示让农民工不再受歧视

黄应生法官在提审皮传新的时候,皮传新说他要以他的鲜血给这个社会敲响一记警钟,让这个社会关注农民工群体,尊重他们,关注他们的情感世界和生存状况,并给他们以平等的机会。 集美大学社会科学系讲师巨东红:皮传新杀人案可以从一个更广的角度去看,皮传新作为一个农民工,他在融入城市的过程中,处在从农村到城市的一个适应过程,这个过程容易让他出现一种边际人格。 一些农民工进入城市以后,会感觉到自己没有受到城市人的尊重,甚至严重地受到城市人的歧视,那么一旦他们跟城市人之间发生冲突,就很容易引发一些犯罪行为。 他们从乡土社会向都市社会过渡,在这个过程中,原来他们在农村里的生活逻辑到了城市以后已经不适合城市的规则。比如,皮传新他要发票,要一个说法,这在农村人的生活逻辑中就是,这个事我做错了,你一定要告诉我,给我一个说法。相反,在城市的规则中,或者在部分城市人的心里,可能认为自己这样做是合法的,无须给他人一个说法。这就引发了皮传新所说的受到歧视,或者是不尊重。 当然,上千万农民工只有个别人会做这样的事,本案跟皮传新的个人还是有很大关系的。但是我想这个问题应该引起社会的广泛重视。如果,城市人没有意识到外来工受到的压迫和他们心理的承受力,继续歧视他们,那么,这样的事件,我想还是有可能再发生的。

导报 陈捷 通讯员 黄应生 周赞马

固定剪叉式升降货梯
溶气气浮机
多媒体中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