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口信息港

当前位置:

小哥划船送快递真敬业,一旁的卓高美缝师笑了!“毕业”

2020/03/27 来源:虹口信息港

导读

(老头、老太太提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芹菜、葱等上场。老太太前面走,老头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喊)老头:娃他妈,走慢些,老啦,老啦,还走路一

(老头、老太太提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芹菜、葱等上场。老太太前面走,老头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喊)
老头:娃他妈,走慢些,老啦,老啦,还走路一阵风,我一满赶不上你。
老太太:倒不行蓝?你不是常说你能行着了嘛,一口气能上一道梁,刚赶一天集倒不行蓝?
老头:我年轻时候和你谈恋爱,别说一道梁,连翻两架山都没麻达(没问题),尔格不是老蓝嘛。
(走到家门口)
老太太:快来相伙一下(帮一把手),让我拿钥匙开门。
(走到跟前,从老太太手里接过东西,老太太腾出一只手,拿钥匙开门)
老头:(一进门,老头放下东西,坐在沙发上不动弹,嘴里说):快给我倒杯水,渴死他爷爷蓝。
(老太太把东西放下,走到饮水机前,掺了一半凉水一半热水,递过来):慢慢家喝,别呛着了。(用手给老头按摩,老头拉过老太太的手)
老头:你也熬(累)蓝,快坐下歇歇。
老太太:我不熬(累),你看你撂下一摊场(地),我还得拾掇拾掇。(口里说着,坐下来,接过老头手里的水杯,喝了一口,长出一口气)
老头:我说你就是挣命鬼,儿子媳妇回来过个年嘛,就把咱这老骨头累的死不下。
老太太:看你说的,儿子这都多少年没有回家过年啦,这次带着媳妇头一回回来过年,咱不准备多点,到时候儿子媳妇吃不好,看我不和你拿命!
老头:我尔格都没命了。就算儿子媳妇回来,咱们才一家四口,你看你买下这么多东西,能吃了不?
老太太:哦,快看看,东西都买全了吗?
老头:买全了,都按你列的清单买的(拿出清单念,老太太整理东西,核对),割了猪肉一吊子,又割羊肉半闪子,两只农村老母鸡,还有芹菜、韭菜、莲花白,黄瓜冬瓜西葫芦,生抽老抽料酒醋,芝麻花椒辣子面,一样一样都买全,累的我老汉骨头断。
老太太:(站起身,思索)再想想,还短什么?
老头:好我的玉皇大帝老佛爷,你准备给你那宝贝儿子吃什么呀?
老太太(拍拍手,清理手上的尘土):老头子,你听我说——
儿子媳妇回到家,先吃一碗羊肉面
再吃洋芋擦擦捞干饭
擀杂面、搓疙坨
蒸包子、包饺子
压饸饹,做凉粉
打搅团、炸油羔
烧肘子,炸丸子
这些吃喝还不算,外加火锅摆中间,四凉四热四拼盘,陕北三丝味道鲜,地软炒一盘土鸡蛋,烩菜还有豆腐干……
(老太太板着手指头给老头显摆)
吃的是黄米馍馍油馍馍,白面馍馍摊馍馍,
喝的是黄酒、稠酒、红酒、白酒,雪碧可乐果粒橙……
老头:好我的天大大呀,你看,这么偏心的老婆子,好东西都给娃娃攒着哩,(对老太太说)你娃娃媳妇就是弥勒佛的肚子,也装不下这么多吧!
老太太:娃娃媳妇回来又不是住一天,我给他天天不重样,慢慢吃。
(说着把菜拿过来)老头子,歇够了吧,咱摘韭菜来。
(两个人坐下摘韭菜)
老头:老婆子,说是说哩,娃能回来过年,我累也心里高兴哩
老太太:是啊,娃娃在建行上班,工作忙,这几年都没有回家过年啦。
老头:忙了好,娃娃年轻哩,多干工作熬威信哩。
老太太:是啊,我就是想娃娃哩嘛。今年是娃结婚头一年,带着新媳妇回家过年让邻家看看,咱们也有面子。
老头:小时候过年图红火,尔格老了,过年就图个儿女回家团圆啊
老太太(仰面,面带笑容,回忆)小时候过年那叫热闹啊,一进入腊月就盼着过年了,我们还整天嘴里念叨呢(老头停住摘菜,笑眯眯地看老太太,老太太不看他,顾自说)
二十三,灶王爷爷送上天;
二十四,扫房子;
老头(接住话头说):
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割猪肉
老太太(抢着说):二十七,杀只鸡。二十八……
老头(抢过来说):二十八把面发
老太太(用手不满地打了老头一下,抢着说)二十九贴对联、蒸馒头
老头老太太合着说:三十晚上熬一宿
(说完,两人哈哈大笑)
老太太:韭菜摘好了,我给咱洗,你给咱拾掇肉和案板,咱们剁馅子。
(老头答应着,起身收拾,电话铃响,老头接电话)
老头:喂!
(儿子从侧面出来,手里拿着电话)
儿子:爸!
老头(一下激动),儿啊,(回头对老太太喊,儿子的电话,又高兴地问儿子)我和你妈妈买下可多你爱吃的东西,你和你婆姨啥时候回来呀?
(老太太跑过来,抢电话没有抢过去,紧张地看着老头表情,凑着耳朵听)
儿子:爸,我,我,我可能回不来啦?
老头:回不来啦?为啥?不是说的好好的吗?你妈都……
(老太太一把抢过电话)
老太太:咋啦?儿子,不是说的好好的回来哩嘛?是不是你婆姨让你回丈母娘家过年哩?我给你说哦,不能惯这号毛病,我是娶媳妇,不是嫁儿子!
儿子:不是,妈,你别乱想,她愿意跟我回家过年。
老太太:那为啥吗?
儿子:我们一个长期合作的客户,我给你说,妈,是对我们非常重要的客户,他们是一个集团公司,他们老总临时决定带着全家来延安过大年,所以我得留下来接待、陪同!
老太太:啥?他们来延安过年,你就不能回家过年啦?你这结婚头一年,你们领导咋能这么安排哩?让你陪,他咋不陪哩?
儿子:妈!我是这个客户的客户经理,情况我最熟悉,我留下陪同沟通一下关系也方便以后工作,而且我们领导也不回家过年了,和我一起接待。妈,那就这哦,我不和你多说了,等过完年我再回来看你和爸。
(儿子挂电话,下。老太太手一松,电话掉,老头伸手接住,老太太腿一软,老头赶紧扶着坐在沙发上)
老太太(失魂落魄、自言自语)过完年回来,过完年还回来有屁用!
老头:儿子工作忙嘛,你不要害气。
(老太太把气撒在老头身上)
老太太:都怪你,都怪你,都说养儿不顶用,你说养儿能防老,你看看,鬼影子都见不上!还能防老?
(老头倒水,给老太太,老太太不接,老头喂,老太太偏过头,老头放下水杯,坐下,老太太突然伏在老头肩头呜呜哭出声,老头安慰着。)
老太太:你说,我能不伤心吗?我为生这个儿子可是遭老罪了。
我怀他一个月的时候啊,胎像不稳,床上躺了十几天,不敢出门。
(老头点点头,用手拍拍老太太肩膀,表示认同、安慰)
我怀他两个月,手酸脚软,浑身难受,天天黑了睡不着,你劳累一天,还得照护我。
(老头伤感,叹口气,给老太太擦泪)
我怀他三个月上,闻不得油烟,又恶心又呕吐,身体疲倦;我怀他四个月,害上口馋,不吃肉不吃鱼,就爱吃酸毛杏。
老头(苦笑,用手比划):酸毛杏一摘一蒲篮,你吃的欢,我看着喉咙眼里都跟着酸。
老太太:我怀他五个月上,得了感冒,不敢打针吃药,喝姜水发汗,自己受煎熬。
老头:嗨,不说啦,不说啦,老婆子,宁叫儿气死,不叫儿想死,咱生他养他是咱们的本分,不说这些伤心话了,哦。
老太太(摇摇头,继续说):我怀他六个月,胃口大开,猪肉撬板粉外加两个馍馍,你说我一天比一天胖,我说为了娃娃不缺营养,顾不得体型变了样。
老头:是啊,为娃娃的,哪里还顾得了丑俊啊!
老太太(语速越说越快,情绪激动):我怀他七个月,肚大腰圆,走一步喘一喘,我受尽艰难;我怀他八个月,腿脚浮肿,手指头一摁一个坑,鞋袜都穿不上;我怀他九个月零十天,生产时疼的我浑身乱颤,怕儿受闪失,我动了手术剖腹产。
(一下失控,哭出声)到现在我肚子上都一道疤!我千辛万苦把娃娃拉扯大,说好了过年回来,我千盼万盼,买下这么多好吃的,说不回来就不回来啦?
老头:吃公家饭,受公家管,娃娃也是工作忙,走不开,咱得理解娃娃。
老太太:我理解娃娃,谁理解我当老人的心哩?人都说,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这倒好,娶了媳妇没忘娘,咱们倒把个娃娃白白养给了建行!
老头:不说啦,不说啦,来,咱们剁馅子!
老太太:剁你姥姥的脚后跟吧!你长心没有?娃都不回来啦,你剁馅子给谁吃呀?
老头:娃不回来,你不吃啦?我不吃啦?
老太太(站起身):我不吃啦,你想吃,剁达剁达你自己给你包包子吧,我累啦,睡一会去。
老头:老婆子,你看你精精明明一个人,咋就犯糊涂了。娃娃不回来过年,我心里也难受,你没听娃娃说嘛,他们领导也不回家过年,和他一起陪人家哩。
(老头把老太太拉住坐在沙发上)
老头:这过年不得回家的人多哩,你看年年电视上,都演出来边防哨所的当兵的,一个一个还背着枪站岗哩,别说回家,连春节晚会都看不上,还有那医院的医生护士、开火车的、开飞机的,这些人过年还不都是加班哩?如果都回家过年?火车飞机没人开啦,交通烂干(瘫痪)啦,得病没处治啦,日本鬼子再偷偷地占领咱钓鱼岛也没有人守卫啦,那咱哪里还能过个太平年?
(老太太表情缓和,聆听老头说话)
老头:就说,咱儿子在延安建行工作哩,不得回家,你看咱县上建行还不是过年照常营业哩?那些娃娃还都不是爹妈的宝贝疙瘩,谁不想回家过个团圆年啊。
老太太:哦,你这一说,我想起来了,县上银行过年都不放假,我上次去县上建行取钱,人家还说认得咱们娃娃哩。
老头:就是啊,你要是连哭带闹让人家知道了,人家就会说咱娃娃的妈妈咋价觉悟这么低的。
老太太(破涕为笑):我觉悟可不低,我就是一时想不开。老头子,你看咱买下这么多东西,咱也吃不完,赶紧剁馅子,咱包下饺子,给县建行那些加班的娃娃们送去,让他们也能吃上家里的饺子。
老头:好主意,来,咱们包饺子。
(老头,老太太开始忙碌,门铃响)
老头:老婆子,有人来啦,快去开门!
老太太(手在面盆里和面):我两手面嘛,你去开。
(老头去开门,儿子进门,喊:爸、妈!老头愣住,老太太转头看到儿子,两人喜出望外齐声答应:哎!)
老头(边让儿子进门,弯腰给儿子找拖鞋,边问):不是说不得回来了吗?怎么回来了?
老太太(咋着两手面,跑过来):儿子,可想死妈啦,快叫妈看看。
(老头拿着拖鞋直起身,老太太一双手抹在老头脸上,抹上一脸白面粉,老头一愣,看看老太太手,和老太太一起哈哈大笑)
老太太:不要换拖鞋了,快进屋。
儿子帮父亲清理脸上的面粉,嘴里说:是啊,今年不能在家里过年啦,一会就得走,车在外面等着哩。
老头老太太齐声惊讶地问:啥,一会就走?
儿子:是这么个情况,我们领导听说我准备带媳妇回家过年,但是因为加班不能回来了,领导怕你们二老失望、伤心,觉得结婚第一年应该和二老过个团圆年,所以特别派车来接你们二老去延安,咱们在延安过个团圆年,你儿媳妇正在家里收拾呢,等着迎接你们二老呢!
老太太(喜出望外):真的啊!(笑着对老头说)人家建行这领导啊,就是好,有水平,有人情味!
老头:儿啊,有这么好的领导,你可要好好工作啊,不要偷懒。
儿子:遵命!爸妈,咱们赶紧收拾收拾走吧?
老太太:不急,快把司机师傅请进来,老头子,赶紧,咱们下饺子,请建行的各位领导吃饺子,给大家拜个年!
老头:好,祝建行的各位领导、各位同事——
齐声: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三人谢幕。一起下。)

共 411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发人深思的小品,因为儿子媳妇要回来过年,所以老头老太太忙碌的去购买材料,因为儿子突然打电话说回不来,又十分的失望。最后儿子最终还是回来了一趟,却是让父母十分开心。故事跌宕起伏,贴近生活显得十分真实,给人一种“可怜天下父母心”的感觉。佳作欣赏,感谢您投稿旋转木马。【编辑汪眸】
1 楼 文友: 2014-08-06 15:24:18 我不善写这种体裁,权当来剧院看戏凑热闹,茶坐舞台之下,看文友的精彩布局、塑造和导演,不失为一种享受。祝愿文友创作更进,今后有更多精彩佳作呈现!爬楼梯膝盖疼怎么回事
正骨水能治疗关节疼痛吗
薏芽健脾凝胶亚宝药业
严重痛经正常吗
标签

友情链接